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攀的博客

自新大陆---海外生活集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在美军航母上的八年(41)---第一次出海之软蛋硬汉  

2012-09-10 23:31:00|  分类: 我在美军航母上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***一个热衷妇女宫斗的国家如何崛起?***

***一个崇尚男人铁血的民族才有希望!***


我们用了一个多月才从圣地亚哥开到波斯湾。航母用多长时间开到那里,要看上面要求你什么时候到达。我们2005年第一次去打仗的时候,有一点点紧张,但不是象刚开始打伊拉克时那么紧张,所以我们出海时去了关岛和新加坡两个地方,靠岸停了好几天,没有直接去波斯湾。2007年我们坐斯坦尼斯号航母出海打仗时,就很紧张,一刻不停地开,过关岛时也没有停,直接就开到了波斯湾。

 

航母去哪一个地方,都一定按自己的计划(Self Schedule)走,不是说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比如说你是一艘航空母舰的舰长,我是国防部管海军的一个将军,我告诉你说,东部派出去的一艘航空母舰,已经在波斯湾呆了六个月了,现在你这艘西部的航空母舰已经训练完毕,可以出发了,去接替他们。所以我要求你,在三月份的时候,要到达波斯湾。你要去替换(Release)东部来的那一个航空母舰战斗群(Strike Group)。然后我们的船长说,好的,你让我们三月中旬到达波斯湾,但是我们一月中旬就可以出海了,我们有足够的时间,所以我想先去关岛转一圈,再在新加坡呆几个晚上,最后去波斯湾,你看行不行?如果国防部那位将军同意的话,我们就可以这么做。

 

我们在路上的那一个多月,基本上没怎么飞飞机。为什么我们在路上就不飞飞机了呢?因为飞机要起飞和降落的话,航母就应该顶风开,不然飞机就飞不起来或者落不下来。如果这样的话,航母就没办法走直线了,路上的时间就会延长。我们去每一个地方都是有时间限制的,因为国防部已经告诉我们了,我们要在这六个月中,去哪些国家访问,还有要在波斯湾呆多长时间,都已经计划好了。所以飞机就不飞了,只有船在那里拼命地开,用最快的速度(Full Speed),不停地开,从早上到晚上,一直是全速。你想想,那么大一个东西,本身已经很重了,上面还带着五千多个人,一百多架飞机,要从圣地亚哥开到波斯湾,一个月穿过太平洋,绕地球半圈,已经很快了。它是一个核动力的船,很有劲,所以才能拉这么多东西,还开的那么快。别的小船也能跟得上,大家一起走。但是我们在航母上看不到它们,用肉眼是看不见的。在海上开的这一个多月,我们什么都看不到,没有其它军舰,也没有见过渔船,就是海,周围全都是海,没完没了的,还是很难受的,非常枯燥(Boring)。

 

当然我们也没有闲着,还要去甲板上工作,擦擦飞机什么的。再一个就是正好这个月没有飞行任务,我们就用这一个月的时间来训练新人。这是一个比较好的训练时间,因为船上没有飞机起降,很安静,也挺安全。这一个月训练完成以后,至少那些新人对我们干的工作有了一定的了解。他们也很倒霉,刚进军队没有多久,什么都不会呢,就要出海打仗了,在船上一关半年。军队的要求是很严(Tough)的,不是说你不会干活,就可以在家里呆着了,没那个好事。要走大家一起走,你不会就学,边学边干,学会了正好直接干活。我们就有学员在战区里通过了考试,成为合格的飞机维护长。

 

 

我们的航母战斗群,横穿了整个太平洋。在经过赤道的时候,大家休息一天,庆祝美国海军的一个节日,叫做软蛋节(Wog Day)。从很早以前开始,过这个节日就是美国海军的传统。具体的历史我记不太清楚了,好象跟海盗有关,是从海盗们那里传下来的。Wog就是不太好,不成熟,不强硬的意思。每一个水手,经过赤道的这一天,必须通过一番考验,经历过许多困难。如果他坚持下来了,他就不再是一个软蛋(Wog),而变成为一条硬汉(Shellback)。那些没有做过这些项目、没有通过这些考验的人,就象我们这些第一次出海的新兵,都是软蛋(Wog)。我们这些软蛋呢,在那一天里,必须做那些硬汉的奴隶,任由他们整治,只有坚持下来,我们才能跟他们一样,变成硬汉。在你进入海军以后,就算你经过赤道很多次,只要你没有做过这些项目,没有成为硬汉,那你就还是一个软蛋,而且不管多久都是软蛋。很多人都说,你没有成为硬汉,你就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水兵。

 

那一天,船上的人都不工作了,放假(Day Off),就是一个狂欢节(Fun Day)。从早晨开始,甲板上、船舱里,全都是人,大家都参加一项一项的活动,挺有意思的。我们这些软蛋,穿上旅游鞋、短裤和白衣服,排队进入机库,等着那些老兵们收拾。他们先在我们的衣服上写一些字,画一些东西,就是拿我们开玩笑,寻开心。然后有人就让我们在地上爬,必须得爬,不爬不行。机库的地面不平,我们爬的时候,还必须把膝盖放在那些疙里疙瘩的东西上面,很难受。人家让我们爬几圈,我们就得爬几圈。他们叫我们停,我们才能停,他们不说停,我们就只能接着爬,不停地爬。而且在我们爬的时候,他们还往我们身上挤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各种颜色的玩艺,也不知道都是什么。比如说他们把那个好象是西红柿酱的东西挤在我头上、脸上、身上,抹来抹去的,弄得我粘粘乎乎的。有的时候,他们突然让我在地上滚,我就只好打一个滚,然后接着爬。

 

我们爬到机库的那头,他们让我们每一个人选一个挂飞机的那种铁环,一个圆圈套另一个圆圈那样的东西,就是一种铁链子。他们在水里面放上一些洗衣粉,还有染料,泼到铁环上,让我们对着铁环吹泡泡。可是他们在我们对面,拿着一个吹气机,往我们脸上喷。我们拼命吹,但是哪能顶的过吹气机呢?那些染料就掉到我们眼睛里面了,有些杀眼睛,虽然不厉害,但那个是化学的东西,平常我们是不会弄到身上的。就是折腾你呗,不舒服,但挺好玩。

 

后来他们让我们停下来,站起来,走到另外一个地方,给我们吃鸡蛋。鸡蛋是扔在地上的,我们不能用手,必须象动物一样,爬在地上用嘴去吃。其实我们看到那些东西就不想吃。他们把鸡蛋染成绿色的、红色的、乱七八糟的颜色,我心里想,这是人吃的东西吗?不过实际上可以吃,比如说绿的是芥末酱,红的是辣椒酱,还有黄不唧唧那些东西。我们就咬牙吃,吃不进去还不行,人家不准我们通过。

 

吃完以后,我们坐着船上的电梯往上升,去甲板。上面的人,就用灭火的水管子,对着我们底下的人冲。我们根本站不住,只能爬着被水冲。电梯上去时,他们一直冲,我们身上全湿透了。到了甲板以后,我们还不能站起来,要爬着出去。

 

到了甲板上,跟下面一样,我们还要做一些别的事情,一项一项的。比如说他们在地上摆了一些东西,让我们爬过去。还要往我们身上洒各种酱,喷一些象油漆一样的东西。到了另外一个地方,有一个很大的铁桶子,里面放了染料,水都是绿的,我们必须跳进去,游过去,再爬出来。

 

就这样,象玩电子游戏一样,人家一项一项地整治我们,我们一关一关地过。所有关卡都过完了,走到了最后头,站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个老头。他打扮成海王,手里拿着一根棍子,可能就是他的权杖吧。他对我们一个一个说,你已经通过了什么什么样考验,现在你是一个硬汉(Shellback)了,并且给我们每一个人都颁发一张硬汉的证书。

 

不管是大兵(Enlisted)还是军官(Officer),都是一样的,都要参加这项活动,经过考验,才能从软蛋变成硬汉。你只要参加一次,变成硬汉了,就可以去整别人。不过就算你已经是硬汉,你也可以自己要求再做一遍。很多人为了玩,又因为天气很热,图个凉快,就再做一遍,再一次变成硬汉。所以也有一些老兵自愿跟我们一起去被别人收拾。我只做过一遍,第二次出海时没有再做,因为做完以后太脏太累,我第二天还要上班,事情很多,不想再折腾。

 
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fromthenewworld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