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攀的博客

自新大陆---海外生活集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混在美国名校(102)---从结束到开始之无力回天  

2012-11-24 07:05:00|  分类: 混在美国名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可是这个时候,郑卫哪有心思去实验室里干活读论文,他仍然在不停地寻找、不停地查询。他想,这么大一个美国,巴特曼教授要是把杨小静藏到一个什么地方,他肯定找不到。他只好又给杨小静打电话和发电邮,可是仍然没有回音。他太累也太饿了,吃一点面包,喝两口自来水,就倒在沙发上昏睡过去。起来已经是下午,还是没有一点消息。郑卫的心慢慢冷却,明白老婆很有可能不会回来了。他非常难受,也极其沮丧。他明白自己有很大的过错,可是杨小静怎么能如此绝情?真的就这样跑掉吗?而且,她跟巴特曼教授倒底是什么关系?尽管杨小静一再否认,他也觉得自己有独特优势,可是她出走时,还是找那个老头帮的忙。看来,她是非常信任也非常依赖这个美国大佬的。虽然他不敢明确去想,可是他仍然意识到,如果杨小静真要投奔一个人,那就只有这个巴特曼教授。

 

他不愿意把自己的丑事闹得满校园都知道,可是再瞒着刘娟是不可能的,而且她也是自己唯一可以信任、也可以寻求帮助的人。他去找刘娟,刘娟一听非常吃惊,马上跟着他跑出来。他们俩在校园里分析讨论情况。尽管郑卫吞吞吐吐,还一再为自己辩护,刘娟仍然很快就搞明白杨小静为什么出走。她知道郑卫现在已经非常难过,没有再责怪他。她坐在那里,想了一会,说:“她一定有外援,不然不会跑。”郑卫知道没办法瞒,只好说:“是我们老板。”然后把他的怀疑以及跟老板的交涉都说出来。刘娟沉默好一阵,才又说一句:“不该让他们接触太多。”郑卫悔恨地点头。又过了一会,她又说了一句:“不乐观。”是呀,这边推,那边拉,那个教授又不是等闲之辈,现在她跑都跑了,想要挽回,确实很难。

 

可是郑卫不可能放弃,他一会一个主意:“我去悄悄地跟踪我们老板。他晚上肯定会去找小静。”刘娟说:“如果被他发现,叫来警察,你就完了。”郑卫又说:“那我去他家门口等着。”刘娟说:“他还是会叫警察。”郑卫再说:“那我去找警察报告小静失踪。”刘娟说:“她留下一封信。”郑卫急了:“那怎么办呀?总不能就在这儿干坐着吧?”刘娟权衡一下他的几个主意,觉得去老板家侦察一下风险最小也最现实,便说:“我去把剩下的试验做完,没多少,然后去你们老板家。”郑卫说:“不耽误你,我自己去。”刘娟说:“不行。万一有什么事,有我一个女的在旁边,会好得多。”郑卫知道她说得很对,便不再坚持。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把班长当成自己的心理依靠。如果没有刘娟,他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蠢事来。

 

他们到达巴特曼教授家时,天色已经微黑。来回绕了几圈,看到整个房子里都没有灯光,他们俩确信杨小静不在这里。郑卫心里更加难受,不用说,巴特曼教授也不在家,那他肯定在杨小静那里。刘娟虽然不吱声,心里也清楚情况越来越糟糕。回校的路上,她说:“我来给小静打一个电话。”郑卫灰心道:“她不会接的。”但他还是把车停在一个商店门口。刘娟拨过去,果然没有人接听,便留言道:“小静,我是刘娟。我听郑卫说了你们的情况。请你给我讲一讲你的理由。旁观者清。如果你是对的,我帮你劝他。”

 

他们继续开车回家。两个人都不说话,也不敢抱什么希望。可是几分钟后,刘娟的手机响了,一看,果然是杨小静。郑卫急忙把车趴在路边。刘娟接通电话,给郑卫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。刘娟刚说一声:“喂,小静。”就听到那边的哭声:“娟姐,我实在受不了啦!他自暴自弃,很久没有来实验室。他白天睡觉,晚上玩,一玩一个通宵。这样的人,没有救了呀!”刘娟知道这是郑卫的错,他这样混,在学业上完全是自杀行为。可是这个时候,她能说什么?只能劝合不劝离。刘娟劝道:“小静,我已经说过他了。他保证绝不再犯。你还是回来吧。”杨小静哭道:“没有用,他……没救了,实验室都不来……”郑卫本来在旁边贴近旁听,这时要抢手机,刘娟伸出一支手按住他,继续劝杨小静说:“也许他最近太累。你再给他一次机会,好不好?”杨小静泣不成声:“他改不了,他改不了啦!没有希望……真的!我忍了很久,怎么劝都不听。我没有办法……我太累了……我不想回餐馆……我不容易呀……

 

郑卫不顾一切地扑过去,从刘娟手中抢过电话,狂声喊道:“小静,我改,我一定改!我要是不改,天打五雷轰,不得好死!小静,原谅我,原谅我哦!都是我的错,是我的错!告诉我,你在哪里,我来接你。我真是会改的,绝对改!”电话那头沉默着,郑卫不停地道歉、认错、发誓、保证,那边却总是不作声,最后郑卫叫道:“小静,说话呀!你在哪里?我来接你回家。我一定会改的,我以后天天跟你一起上下班,再也不离开实验室。回来吧,小静,回来吧!”终于,他听到杨小静缓慢而带哭泣的声音:“对不起,我……喜欢……别人了。”

 

郑卫非常非常在乎杨小静,最不能容忍的,就是她移情别恋。他所有的耐心,一下子全部消失,所有的愤怒,象火山一样爆发出来:“你给我滚!滚去找你的老洋狗吧!滚你妈的蛋!你这个臭婊子!你这个死贱人!早就勾搭上了,是吧?早就想跑了,对吧?你们就是奸夫淫妇,一对狗男女……”那边的电话已经挂断,他还在不停地骂,凶狠恶毒地大骂。刘娟看见他浑身颤抖,面目狰狞,愤恨至极,吓坏了,不停地拍着他的胳膊叫:“郑卫,郑卫,别这样,别这样……”边劝边哭了起来。郑卫还在恶狠狠地狂骂,直到他发现刘娟在哭,才突然停了下来。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刘娟哭泣。

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fromthenewworld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